您在: [洪堡德语] > 德语德国 > 留学攻略 > 走进德国 > 德国人的大方与抠门

德国人的大方与抠门

  最近,唐山最牛婚礼引起社会一片哗然:由30辆劳斯莱斯幻影组成的豪华婚车队,总价达两亿元;另外,酒席摆了100桌,每桌标准1万元,到场
  最近,唐山最牛婚礼引起社会一片哗然:由30辆劳斯莱斯幻影组成的豪华婚车队,总价达两亿元;另外,酒席摆了100桌,每桌标准1万元,到场宾客1000多人,还请了众多明星助阵。

  而远在欧洲的德国人,在消费方式上与我们有很大不同,他们讲究的是生活品质,不追求外表的炫耀。我们来看看——

  壹 德国校园常见景象:教授坐在台阶上啃面包、喝可乐

  如果想买穿衣打扮上的奢侈品,很遗憾,德国很少,他们讲究的是生活品质,不是外在追求。

  在消费上,我们大方的地方,德国很小气;而我们小气的地方,德国人很摆谱。总之,德式消费观很独特。

  十余年前负责德国对华奖学金工作,故而经常参加德国驻华使馆举办的各种酒会、招待会。每当接到德国使馆的邀请,同事们都要事先商量:“要不咱们先吃点饭再去?省得回家再吃了。”既然德国使馆请客,为何还要自己吃饭呢?原因很简单:在德国使馆吃不饱。除了几个热菜之外大都是冷餐,剩下的就是各种饮料了。酒水虽然管够,但自助性质的正餐并不特别丰盛。对中国人而言,这哪里是宴会?可能是听到了中国人的抱怨,德国使馆的酒会逐渐与中国接轨,热菜慢慢也多了起来,但这是后话。

  在德国留学期间,一开始都在学校餐厅吃中饭,每顿饭大约5马克左右,相当于20元人民币。这对当时的中国人而言,应该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为了节省费用,也像德国同学那样自己“带饭”。所谓的饭不过是几片面包夹了点黄油奶酪而已。一天,我和几位德国同学坐在教室门前的凳子上享用午餐,突然发现不远处一个教授坐在台阶上啃面包,喝可乐。为了不让教授尴尬,我悄悄把脸转过去。

  此后几天我发现,其实并不是只有一个教授在啃面包,很多熟悉的老师也和我们一样在“享用”相同的午餐。我以为教授会因为寒酸的午餐而难堪,没想到他们丝毫没有这样的想法,居然大大方方地边吃边和我们聊天。末了还把锡纸里的面包屑抖了抖,放在手心上,然后倒进嘴里。最后,喝了几口自带饮料,午餐这样就算完事了。教授没有尴尬,我倒是替他们难为情了:德国教授收入相当丰厚,属于中高层收入水平了,干嘛还如此抠门?

  贰 德国人认为“吃仅是为了活着”,而我们则认为“活着是为了吃”

  我的好朋友于尔根是家庭的顶梁柱,换句话说家里的所有费用都需要他来支付,因为他的夫人自结婚后没再工作过。虽然一个人挣钱,但作为高级工程师,收入还是非常可观的。他们一家不仅住在富人区,而且还是自己买的别墅。于尔根上班期间,夫人就和镇里的女人们举行各种聚会,到点后才回家做饭。我在这一家生活了整整3个月,发现他们的生活非常有规律:每个周末于尔根一定会带着夫人和两个孩子到餐馆享用晚餐,我是他们一家的客人,当然也一起去吃饭。除此之外,其余时间都是在家里吃。我注意到,于尔根一开始吃饭很慢,等到夫人和孩子都吃饱了才加快速度吃,而且把各种餐盘全都“打扫”得干干净净。我戏称于尔根是餐桌上的“清洁工”,他也乐呵呵地承认。

  一次,我带几个企业家去德国考察。会谈结束后,威斯巴登市市长请我们几个人吃饭。事先我们就知道市长要宴请,所以大家都做好享用大餐的准备。以中国人的理解,宴会应该在市政府宴会厅举行。没想到市长把我们带到一个餐馆,每人点了一个沙拉及一盘菜(包括土豆、面条或米饭),此外还有葡萄酒和啤酒。同行的企业家问我:“这算是宴请吗?”我回答:“当然是。”第一次出国的企业家又问:“既然是宴请,为何才一人一份?”我告诉中国企业家,即便是宴请,德国人也是每人一盘,并不会上满桌的菜,大家你一筷我一筷地互相分享口水。饭后,市长掏钱买单。见市长没有要发票,中国企业家又问我:“这顿饭到底是谁买单?是市政府公款吗?”我说:“是市长自己掏腰包请客。”企业家终于醒悟过来:原来是自己掏钱,怪不得这么抠门。

  德国人对吃如此抠门,可能与他们对生活的态度有关。德国人认为“吃为了活着”,而中国人则是“活着是为了吃”,两种不同的生活理解,造成了完全相反的饮食文化。那么,什么是德国人的生活态度呢?以下一些生活细节可能有助于揭开德国人对生活的真正看法。

  叁 旅游是德国人最普遍的爱好,很可能是德国人最大的支出

  旅游是德国人最普遍的爱好,也很可能是德国人最大的支出。德国休假时间是全世界最长的国家之一,对德国人而言,早在一年之前就把第二年的休假时间、目的地都规划好,甚至连旅行社都找好了。休假对德国人是雷打不动的事情,一般不会轻易作出改变,除非是旅游目的地国家发生战乱或自然灾害。有钱的人会选择到国外,特别是亚洲、美洲甚至非洲等遥远的地区,钱少点的在欧洲范围转悠,例如到西班牙的马略卡岛。马略卡岛是西班牙巴利阿里群岛中的最大岛屿,也是德国人最喜欢度假的西班牙岛屿。岛上的德国游客之多和德语的普遍使用程度甚至让人怀疑是否真的离开了德国。有人戏称,马略卡岛是德国的第17个州(德国共有16个州),难怪有德国人说,德国政府应该把马略卡岛买下来。

  即使是最没有钱的人也要想法到德国的其他城市转一圈,尽量在太阳下暴晒,把皮肤晒黑。回到居住地后,有意把外衣脱掉,露出脖子上黑中透红的皮肤,目的是向他人显摆:我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旅游了。如果真是到国外旅游了,那么在国外的见闻肯定是很长时间和朋友聊天的主要内容。

  肆 德国人每月大约会把工资的5%-10%用于购书

  德国人的第二大爱好是看书,买书成了他们重要的一项日常开支。我的好朋友沃尔夫朗博士毕业后到德国东部地区一个小镇去当牧师,其夫人伊丽莎白在教堂做专职的钢琴师。他们拿的是固定工资,小日子过得还算不错,但谈不上富裕。夫妇俩很好客,经常邀请我去他们家玩。德国人吃饭比较简单,面包、黄油、果酱、奶酪、蔬菜沙拉和香肠而已,至多还有一锅热面条或土豆。可能他们还理解不了中国皇家一顿饭60道菜、送菜精确到秒的奢华,所以吃饭就这么将就。偶尔也会到花园里烧烤,喝点小啤酒,这算是他们最有情调的吃法了。

  但让我震撼的是他们的书房。这是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一间是主人卧室,一间是客房,另外一间是书房。书房很宽大,大约二十多平方米。房间三面墙上全是书架,塞满了各种书籍,而且大都是精装。德国书籍很贵,每本大约在20-50欧元之间,按当时的汇率折算,相当于人民币200-500元。而牧师的工资并不很高,尤其在德国东部地区,他的工资每月才2000欧元左右,而夫人的工资更低,还不到1000欧元。沃尔夫朗告诉我,他有2000多册藏书,如果按照每本平均30欧元计算,藏书的价值就达6万欧元。我问他:“这些书都是买的吗?”他告诉我,大部分是自己买的,也有少部分是别人赠送。

  我到过的德国家庭,毫无例外都有一间书房,而且书籍很多。德国人把书买来可不是摆设,而是认认真真地阅读。我在巴登州于尔根家住了3个月,每天晚上都在花园的躺椅上聊天。每当我提出问题的时候,如果不能解答,于尔根都会说“等等”,然后到书房把书取出来,详细给我解释。如果没有读过,我相信他很难这么快就找到相应的书籍。当然,也有可能是书籍分类合理的缘故。不管怎么说,爱书是德国人普遍的特性。

  正因为对书的喜爱,所以对德国人而言,如果上门做客或遇到朋友的生日,送书可能是很好的选择。与其他东西相比,书是很有面子的礼物。我清楚记得,在德国生活期间,收到最多的礼物就是书籍,回国时坐的是斯堪的纳维亚航空公司的飞机,这家公司对包裹重量要求很严格,所以只好忍痛把书籍全扔了。

  很多德国人饭后或闲暇时经常在书房里静静地看书,即使在公共汽车或火车上都书不离手。这样认真读书的场景在德国经常见到,无论是坐在车上还是在广场小憩。在德国人看来,读书不仅在更新和补充知识,同时也是生活必不可少的一个重要内容。因此,德国人每月大约会把工资的5%-10%用于购书,这是一笔相当固定的开销。

  伍 机械迷米勒,将200万欧元花费在自己喜欢的机械研究上

  克里斯是个腼腆的小伙子,他来自慕尼黑,住在郊区小镇上,假期偶尔邀请我去做客。我们从莱比锡坐火车过去,他还精打细算地和我们一起买周末票(这是一种特殊的车票,每张29欧元,可以5个人同时乘坐,周末不限次数),有时还到火车站去问陌生人,是否愿意转让刚用过一次的周末票。运气好的话可能别人就不要钱了,但一般10欧元就可以搞定。

  到了他家才发现这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土豪。虽然父亲早已去世,但祖上留下了一栋豪华别墅:有游泳池、健身房、车库,当然还有宽大的书房。最令我吃惊的是他的地下室:里面摆满了装有葡萄酒的橡木桶,还有一排排的酒架,酒瓶平放在架子上。他告诉我,大部分是爷爷和父亲留下,但也有相当一部分是自己购买的。他最大的爱好是收藏红酒,而且对酒也很有研究。每当一起品酒的时候,他都会告诉我,这瓶酒的原料是哪个季节采摘、出产厂家和生产年份。

  德国领导力学院院长皮诺先生在上班时候是个工作狂,但下班后却有自己的特殊爱好。他住在博登湖畔的一栋别墅里,别墅共三层,在第三层有一个大房间,里面堆满了各种打击乐器,比我看到的普通打击乐队的乐器还多。这全都是他自己买的,大概花了几万欧元,下班后打击乐器成了他最大的爱好。皮诺说,这个爱好给他的好处是,一方面可以释放压力,另一方面是使他经常保持激情。是的,皮诺在学院是一个充满激情的领导者,人们能从他的眼神和每一个动作感受到活力,员工们都以崇拜的心情面对他。但可能很少有人想到,是打击乐器这个爱好给了他激情和力量。

  米勒老先生是个机械迷,他宽大的地下室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机房,里面全是各种工具和机械。米勒今年73岁,原来是个机械工程师,退休后地下室就成了他的“办公室”。这个办公室并非我们想象的那样阴暗、杂乱无章,而是整洁干净、物品摆放得很有规矩。米勒的这套机器用来软化水和饮料的矿物质,使其对身体更为“友好”和“有用”。据他讲,为了研制这套设备,20年时间里已经花费200万欧元。对此,我有些不解:人生有几个20年?何必用这么长时间、花费这么多钱来干一件事情?米勒先生的回答是:上帝赋予我这个能力,我为何不去做?我不做,谁来做?

  当然,并不能由此得出结论,德国人完全不爱好吃,吃货哪儿都有,但比例肯定不如中国高。吃只是德国人生活中一个较小的部分,他们更多是将钱花到自己的业余爱好上去,例如旅游、看书、收藏、音乐或发明创新等。通过这些业余爱好来补充他们的知识,释放能量或得到某种乐趣,从而使生活变得更加丰富,工作起来也更有动力。

洪堡国际教育

洪堡官微
微信咨询
关注抖音